权威国防科技信息门户
国防科技大数据智能情报平台
DSTIS征订中
DPS国防术语智能定位系统
国外国防科技文献资料快报
公告:
DSTIS国防军工信息资源内网服务系统2020年征订开始  
美国航宇及防务产业正面临变革挑战
2015-01-07

    [据美国《航空周刊与空间技术》网站2015年1月6日报道]航宇及防务行业正经历着一次变革,将从既有范式向新范式转变,几乎每个高管、分析师、顾问甚至一部分政府官员都谈论这一点。尽管关于新范式并不清楚,但是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该行业将采取自二战以来全新的方法。

    大西洋理事会负责新兴防务挑战的研究员史蒂芬指出:“事情正在发生变化,而且将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史蒂芬曾是克林顿执政时期的国防部负责工业事务的官员,那正是上一次防务产业变革的时期——由国防部领导和防务产业高管参与的“最后的晚餐”触发了20世纪90年代的防务产业合并浪潮。

    文艺复兴战略顾问公司的合作人皮埃尔•曹表示新的“最后的晚餐”的时刻还未到达,但是“我们正处于(新的“最后的晚餐”)的边缘”。资本阿尔法公司合伙人、防务分析师拜伦•卡伦对此表示赞同。他指出“根据过去十年的情况,投资人很容易判断防务产业是一个稳定、可预见的行业。毕竟,除了诺斯罗普•格鲁门分拆亨廷顿•英戈尔斯和L-3分拆Engilty之外,产业的主要企业并未显著的战略变革。但是如果更为深入的分析,主要防务企业的相对位置发生了变化,很多已经不再从事该领域业务。”

    商业航空也正面临类似的态势。从表面上,以现有的产量而言,记录客机订单量已排到8年以后,并似乎还有望增长。但是2014年阿联酋和其他国家取消订单引发了关于产业上升周期结束的争论。与此同时,航空结构和维修领域长达数年的采购滚动投资可能达到了顶峰。

    航宇及防务产业将向何方向发展?新的技术似乎已经提供了明确的指向。这些新技术包括复合材料的进一步广泛应用到增材制造技术的扩散,以及诸如高超声速技术、自主技术、无人技术和全电化。

    但是其他因素也越来越多的影响工业界和可给予客户的选择。这些影响因素包括:全球化和多元化集团引发的公司变革、谷歌和SpaceX等新的市场进入者的出现、防务企业对研究机构的收购以及上市公司更多的受惠于华尔街而非华盛顿。

    华盛顿也在发生变化,(预算)封存已经成为现实。年度支出上限的影响正日益扩大,并对美国国防部未来年度防务项目产生深刻的影响,并同样影响联邦航空管理局和美国航空航天管理局等联邦机构。

    2017年总统换届后,利率有可能显著上调。那时婴儿潮人群将开始享受社会保障和其他额外补贴,社会福利的庞大支出将显著挑战国防开支增加的可能,除非发生另一个珍珠港或是9.11事件。但是,类似乌克兰和伊斯兰国家的危机的出现,商业化空间旅行的出现以及经济增长支撑飞机订单数量增加等因素的存在,意味着航宇及防务产业业务也不会遭遇显著的削减。 不能坐等事态明确,防务企业必须不断调整其投资组合,分拆业务或收购新企业。(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许赟)

相关新闻

DSTIS 国防科技工业信息服务系统
中国核科技信息与经济研究院 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 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
中国船舶工业综合技术经济研究院 中国船舶信息中心 北方科技信息研究所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国防科技信息网 dsti.net © 2006 - 2022 版权所有 | 京ICP备10013389号-1 |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36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