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国防科技信息门户
国防科技大数据智能情报平台
DSTIS征订中
DPS国防术语智能定位系统
国外国防科技文献资料快报
公告:
DSTIS国防军工信息资源内网服务系统2019年征订开始  
美海军正寻求濒海战舰以外的措施应对水雷战
2018-11-05

  【据美国海军学院新闻网11月2日报道】美国海军正在进一步将水雷作战能力从特定平台剥离,甚至比濒海战舰的模块化设置更进一步。
  美海军已经淘汰了传统设备,即将反水雷和除水雷设备与专用的复仇者级反水雷舰艇和MH-53E海龙直升机配对。濒海战舰创造了一种新的反应方式,可在船上安装预先包装完毕的MCM工具包,或者可将其取下并大规模用于不同作战区域的任务中。
  远征战争主任大卫·科夫曼少将(OPNAV N95)表示,现在这个任务包将被分解。海军将专注于开发适用于水雷战的传感器和使用效果,而非向作战指挥官提供一套千篇一律的MCM工具。这些传感器可与各种有人或无人驾驶的非舰载器混合搭配,可由濒海战舰、岸上、或其他合适的舰船上发出。
 例如,今天,反水雷能力的关键内容是水下无人潜水器及其合成孔径声纳。虽然它在测试中表现良好,但官员此前曾告诉美国海军学院新闻网,这种无人潜水器本身在耐力方面能力有限,在海底洋流强劲的地区可能无法运行。然而,对于这个装备,声纳和无人潜水器是一笔捆绑交易,这对于指挥官而言意味着在世界的某些区域能力会受到限制。
  科夫曼说,此后,美海军将优先开发空中、地面和海底的系列无人驾驶器,均具有已知的性能参数、牵引能力、传感器封装空间、以及其他细节规格,但建造这些机器并非为了任何特定的任务。这样,任务指挥官就可选择合适的无人驾驶器、任务所需的传感器或效果包,还可针对所面临的物理环境和威胁对该组合进行定制。
  一方面,随着技术的发展,这种方法可以让海军的能力在出任务时得到一定的释放,而非等着一整套设备都准备就绪。美海军此前已将其濒海战舰的任务包分解为一个个增量,以解决包装件预期的部署时间线差距不断扩大的问题。由于作战人员不断要求尝试最新、最优的装备,完全淘汰任务包的想法可能有助于将新传感器投入实战现场,以加快演示和实验的速度。
  另一方面,MCM研究人员本就已经很难在海军的预算申请中获得足够的资金了,在预算通过国会时要保住这笔资金更加困难。并且,将任务包分解为单独的传感器或无人驾驶器还会冒着加剧资金申请困难的风险。
  尽管不得不更加努力地协助海军,但国防部和国会也理解更复杂的预算申请,科夫曼表示,非舰载船和船只、飞机的完全脱钩是一个自然的过程,濒海战舰成熟后迟早要走出这一步。
他将分解后的任务包比作他领导的海军陆战队。
  “作战从来都是一项混合搭配的能力。因此,当我成为【海洋远征队】和【海洋远征旅】级别的指挥官并为【海洋远征军】级别的指挥官提供支持时,可供我使用的资源可谓非常丰富了。因此,就需要明白这些资源的【能力】和【限制】都在哪里,在没有预先设定好答案的情况下,利用人员和装备最好地完成任务。  
正如海军打算将传感器与载有它们的有人或无人驾驶器分开一样——比如普通无人驾驶地表飞行器、MH-60S有人驾驶直升机、MQ-8消防侦察无人直升机等——海军也正试图将这些非舰载飞行器与濒海战舰分离。
  科夫曼承认,海军仍将部署濒海战舰,并配备任务包,他还承认,无人驾驶和小型作战人员计划执行办公室(原PEO LCS)仍将监督这些传感器和非舰载器的开发。
  “但是,我们不会让濒海战舰成为水雷战领域唯一的主要平台并因此受限”他说。
  水雷战的平台逐渐从濒海战舰中分支出来,它正在寻求与远征海上基地建立更紧密的联系,比如现在在中东执行任务的“路易斯·B·普勒号”(ESB-3)。其原始任务是成为水雷战任务的海上浮动基地,却反而与特种部队和海军陆战队在美国中央司令部的陆基部队建立了更密切的关系。
  科夫曼称,普勒级舰船是一个“高质量的海上浮动基地,可用于反水雷与其他任务,但它正在着力加强的,是其水雷战领域。”(中国船舶工业综合技术经济研究院 郭宇娟 樊文睿)


相关新闻

DSTIS 国防科技工业信息服务系统
中国核科技信息与经济研究院 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 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
中国船舶工业综合技术经济研究院 中国船舶信息中心 北方科技信息研究所 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科学技术情报研究所
DSTI简介 | 大事记 | 网站动态 | 产品介绍 | 广告服务 | 客户服务 | 联系方式 | 共建单位 | 合作媒体  
国防科技信息网 dsti.net © 2006 - 2019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3389号